土叙边境激增90万难民!世纪最惨人道危机隐现-中国面积最大的省

土叙边境激增90万难民!世纪最惨人道危机隐现 时间:2020年02月18日 15:34:26

土叙边境激增90万难民!世纪最惨人道危机隐现

洛科克上述声明指出,聚集到土耳其边界的难民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。无差别攻击的暴力正在伊德利布省上演,包括医疗设施、学校、住宅区、清真寺、巿场无一倖免,基础设施分崩离析,爆发疾病的风险极高。

文/中央社记者何宏儒安卡拉17日专电

伊德利布省是反对势力和反政府武装团体在长达9年叙利亚冲突中的最后据点。总统巴夏尔.阿塞德(Bashar al-Assad)的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支持的好战分子支援下加强攻势,试图收复当地。

▲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遭政府军轰炸,自从去年12月以来90万人流离失所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他表示,尽管大规模救援任务正在土耳其边境另一侧展开,但是应接不暇,而且就连「人道工作者自己也流离失所或者遇害」。

▲伊德利卜省饱受俄罗斯与政府军攻击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支持下对西北部伊德利布省加强攻势。联合国17日表示,当地自去年12月以来有90万人流离失所,停火是避免「21世纪最严重人道惨状」唯一选项。

叙利亚政府军已经收复伊德利布省大片土地,上周并掌控连结首都大马士革与商业重镇阿勒坡的M5号公路全部路段。这条战略要道从叙北阿勒坡一路通到南部德拉省(Daraa),可连通4大城巿。收复M5号公路为政府军自2012年以来一大斩获。

国营电视台17日播出阿塞德谈话指出,「阿勒坡省和伊德利布省的解放战役会继续下去,不必搭理北边满嘴空话。」他指的是土耳其威胁出兵一事。

洛科克表示,由于营地空间已满,原已精神受创的难民被迫在冰冻气温下餐风露宿,「婴儿和小孩因严寒而正垂死挣扎」。

迹象显示,已经接纳逾360万叙利亚难民的土耳其不会允许聚集另外一侧的大批难民跨境。土耳其南疆哈泰省(Hatay)雷伊汉勒(Reyhanli)对于恐达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潮毫无准备。

土耳其内政部长索鲁(Suleyman Soylu)去年底就一再表示,安卡拉没有接受更多难民的计画,因为包括叙利亚人在内,境内已有约400万难民,举世最多。

自从内战于2011年爆发以来,包括从其他地区逃离家园的叙利亚人在内,有300万到400万人住在伊德利布省(Idlib),以及毗邻的阿勒坡省(Aleppo)部分地区。

▲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大批居民逃出家园,但邻国土耳其已经超过360万叙国难民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土耳其依据2018年9月与俄罗斯达成的协议,在伊德利布省附近设有12个军事观察哨。叙军日前对部分观察哨进行攻击,造成12名土军、1名土耳其包商丧生。半岛电视台(Al Jazeera)报导,据信有4处土耳其观察哨遭到叙军包围。安卡拉扬言若叙军2月底前未撤离,将出兵叙利亚。

土叙边境激增90万难民!世纪最惨人道危机隐现

阿塞德今天还说,「我们深知此一解放并非战争结束...…迟早会将他们彻底击溃,序幕已经拉开。」在阿塞德谈话前数个小时,支持叙利亚政府的部队拿下阿勒坡省逾30个村庄和部落,并且收复落入反对势力手中长达数年的省会阿勒坡。

▲伊德利卜省居民因战火逃离家园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主管人道事务的联合国副秘书长洛科克(Mark Lowcock)17日在声明中表示,「叙利亚西北部危机的可怕程度前所未见。」他强调,停火是避免「21世纪最严重人道惨状」唯一选项。

伊斯坦堡的卡地尔哈斯大学(Kadir Has University)上个月公布民调结果显示,近6成土耳其民众不满政府接纳叙利亚难民。独立新闻媒体《中东之眼》(Middle East Eye)引述哈泰省政府方面消息人士指出,土耳其「就连再多接受5个难民也不愿意」。(编辑:周永捷)

▲伊德利卜省居民聚集在政府军轰炸留下的残骸旁。(图/达志影像/美联社)

个人专栏

合作专栏


  • 讲真|现在还打驻港部队军营主意的人 醒醒吧!

    文/沈于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来势汹汹,香港公共衞生系统面临空前压力。因应检疫中心不足,港府陆续启用多个地点作为检疫中心,目前开放的4个中心能提供150个单位。此外,八乡少年警讯中心正改建为检疫中心,迪士尼乐园旁土地作为检疫中心的项目也在密切推进。然而,将未入夥公屋作为检疫中心的计划一直推进艰难,使用粉岭晖明村的计划甚至因为一批黑衣人的纵火破坏而被迫放弃。政府此前宣布将骏洋邨设为检疫中心,需要加派执法人员当值确保安全。将要住进去的新家成了检疫中心,居民反对的声音可以理解,特区政府理应会同相关领域有公信力的专家详加阐释,多做解说,并且推出补偿措施,安定民心。然而,这批人士抗议时,却喊出一个让人迷惑的口号,优先以军营作检疫中心。这批「军营检疫」支持者表示,军营地处偏远,又表示各国都是军营隔离,质问为何港府不能依照成例,见样学样?驻港部队每年举行开放日,相信不少市民也都现场看过军营宿舍是怎样。解放军的宿舍都是大房,一间房住6-8人,中间并没有隔开,更不用说有私人的浴室和厕所了。这些本来就不符合检疫中心一人一户一厕所的标准。新冠肺炎病毒主要通过飞沫、气溶胶、粪口等途径传播,万一隔离人士中有一人是感染者,在这种环境下一传十十传百,检疫中心顿成淘大花园,相信有关情况谁都不愿意看到。此外,新冠肺炎疫情紧迫,时间方面也不允许。解放军驻港部队的指挥权在中央,不在香港政府,跟外国情况肯定不一样,这是一个基本常识。如果香港政府要征用驻港部队营地,需要依法走申报审批等流程,加上协调、开会的时间,没有几个月很难办下来。即使中央大开绿灯,审批很快同意,改建营房,使之符合检疫中心标准也需要时间。如此来看,恐怕一套流程走完,疫情也都快过去了。《驻军法》第十三条列明,若特区政府需将香港驻军部分军事用地用于公共用途,必须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,若经批准,特区政府应当在中央人民政府同意的地点,为香港驻军重新提供军事用地和军事设施,并负担所有费用。军营改检疫中心,撤出来的官兵也需要安排食宿。要做到这些开支不小,也不用指望中央会「硬食」,就不知善于拉布的反对派议员,愿不愿意在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支持这笔钱了。当然,军营不是不能考虑,全国政协常委、香港友好协进会会长唐英年早在2月5日就提出了相关建议。而据媒体报道,港府也有研讨相关建议,后因为军营结构不符合检疫中心标准而放弃。本文无意为政府政策辩护,只希望依据事实理清事实。面对疫情来势汹汹,如果市民只信谣言、只听口号,如果一些区议员和政客还在以立场站队,以黄蓝分边,以「抗疫」为名不断攻击政府、攻击内地,而不依据科学,相信专业,必然无助甚至恶化香港本已严峻的抗疫形势。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说,香港没有火神山雷神山,但香港有狮子山,说的就是港人这种团结互助的精神。香港打这场抗疫大战成败与否,在于能否全民团结,合力作战。如果有人蓄意制造内部纷争,破坏抗疫防线,胜算便会大减,灾难将随之而至。一部分还在当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是「修例风波2.0」的人,醒醒吧!(新闻中心供稿)

  • 线上培训助增收

    原标题:线上培训助增收

评测

回到顶部
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|越战女兵|越南乳瓜|世界上最小的国家|世界上最小的国家|乾隆皇帝的儿子|世界上最小的国家|乾隆皇帝的儿子|乾隆皇帝的儿子|世界地震|乾隆皇帝的儿子